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现代都市 > 乞活西晋末 > 第二百七十六回 设营淮中

乞活西晋末:第二百七十六回 设营淮中

小说:乞活西晋末作者:万载老三

    收集钱财肯定是一方面,其给的兵甲可不便宜。至于别的目的,小的的确不知。二当家显然所知有限,但抬头看到纪泽冰冷的眼神,他忙又补充道,不过,前两日小的曾听陆风有广招渔民入伙的想法,但不及实施就,咳咳,对了,之前陈氏运送兵甲的来使喝酒时还曾透露,他刚给临淮的什么帮派也同样送了一批兵甲。

    纪泽眉头皱起,有点后悔方才急于控制局面而一举杀死陆氏兄弟了。就在这时,或为坦白从宽,五当家陪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插言交代道小的想起来了,前几日与那陆进吃酒,他曾吹嘘自己不久就能做个六品校尉。当时他言辞凿凿,小的却只当他是酒后吹牛,也没在意,却不知此事是否对大人有用

    校尉纪泽蓦的灵光一闪,以淮渔帮的实力正常招安,陆进想得个屯长都难,若想封个校尉,除了立有泼天大功,那便只有草头王的胡乱加封了,就向夏山虎的那个偏将军一样。而临淮的那个不明帮派若与淮渔帮类似,那么陈氏大量投放兵甲,招募勇壮,还大加封官许诺,自然没有那么多泼天功劳给人去挣,只能是造反一途

    由此,纪泽联想起顾敏与莲花教欲替陈敏招揽安海军,且侧重于战力,说明故吴士族与陈敏或已就此有所联盟。还有,江南今秋粮价居高不下,或许正是有人为造反战事而储备粮食。还有,陈敏遣军潜往长广,或许就是为了暗中挑起血旗骑军与青州上下的战争,吸引徐州军乃至关东阵营的兵力,从而为其减少造反初期的压力,恰是一次另类的远交近攻。

    若是陈敏打算携故吴士族,趁关西关东大战之际造反,玩那江南人士历来最喜的割据自立,那么,之前的诸多怪事便可豁然贯通了。只是既然如此,理当受故吴士族暗中节制的甬东海贼,为何会抢劫安海商船呢,岂非自找麻烦,也与莲花教周敏的行事冲突,莫非另有隐情

    虽然纪泽前世记忆中的晋朝历史,多是与五胡十六国以及刘渊石勒、刘琨祖逖等等相关的人物情节,并无陈敏这号多如牛毛的失败造反家,但此刻,他几已确定江淮正在酝酿一场剧变。那么,他应该像年初袭杀石勒那般阻止陈敏给大晋添乱吗

    纪泽摇了摇头,被拒雁门之后,他已不再单纯的追求大义,或者说,他的大义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才去追求,自身强大才是根本。显然,陈敏造反对于血旗军,恰似血旗军造反对于陈敏一样,是吸引关东阵营火力的好事,有助血旗军韬光养晦,他纪泽怎可跟自身过不去呢

    这边纪泽皱眉摇头,堂中被缚的两位淮渔帮当家可就怕了,忙磕头哀求道小的都已说了,还请好汉饶命啊言说间,二人还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常欣。

    纪泽回过神来,看到二人的小动作以及常欣投来的求情目光,淡淡笑道好了,之前我答应过常三当家,不会对淮渔帮众多加杀戳。放心,你等与家眷只需规规矩矩,必无厄运加身。若表现良好,甚或出人头地都有可能。去吧

    随着纪泽挥手,二人被亲卫带下。他们将与大约两百名忠诚度可疑,抑或劣迹斑斑的贼匪一道,携家眷分批装船,以奴隶贸易为名,押往鳌山岛大本营。在那里,他们将在甄别、批斗、教育之后,或进入苦役营,或直接入伙,或以工代赎,最终大部融入安海体系。

    待二、五当家远远离去,纪泽挂上莫名笑容,扫视常欣、刘文与狄震三人,状似歉然道现在,你我已有同袍之谊,纪某便重新自我介绍一次。某乃安海商会大东家兼前会长纪泽,也是血旗将军、安海将军兼长广太守纪虎。

    厅中气氛立变怪异,三人都傻愣愣的盯着纪泽,嘴巴大张得可以塞下鹅蛋,继而,三人不约而同转向陶飙,从其神色中得到了进一步肯定。再望向纪泽,三人的眼中更多了尊崇,以及对上位高官的敬畏,江湖人物其实也向往官场啊。

    纪泽淡淡一笑道本将拟以淮渔帮、斧头帮、铁叉会军民为基础,辅以血旗军部分军官署员,在老鸭岛设立淮中营,一军也即一个校尉部编制,由常欣任校尉,刘文、狄震分任左右军候。至于陈敏那边,严加防范,却也无需惧怕,他们有大事要做,不会为了淮渔帮浪费精力甚或暴露企图

    次日,十数大小船只按预定计划抵达老压寨,带来了斧头帮、铁叉会的先期入迁人员。半月内,两帮的核心成员、军卒家眷等千多人将分批入迁老鸭寨,中和淮渔帮原有人员的同时,也将这里壮大为血旗军系统在淮中内陆的重要根据地。

    聚义堂惊变,引发老鸭寨一片混乱。傻子都看得出来,淮渔帮要变天了。不说数百妇幼家眷尖叫逃窜,广场上大快朵颐的数百普通贼匪同样乱作一团。此时,除了驻守两处寨门以及直属常欣的少量头目,淮渔帮所有身份颇高的贼头此刻都在紧闭大门的聚义堂内,这使得广场上的一众贼匪群龙无首、莫衷一是。

    一时间,老鸭寨的贼匪们各行其是,部分热血的贼匪乱哄哄的涌向聚义堂以图平乱立功,更多的经年老贼自成小股静观事态,倒是本就聚集常欣周围的欣字队贼匪,很快便自发的组成小阵,将常欣团团护在中间。当然,不论选择如何行事,众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投向了唯一在场的三当家常欣。

    肃静老弱妇幼立刻返回住处余者原地待命常欣一声暴喝,蕴含暗劲的声音响彻大半老鸭寨。毕竟是三当家,平素声望也高,在情况不明之时,他的命令还是暂时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执行。没头苍蝇般的老弱妇幼有了指引,纷纷逃得没影,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脚底抹油的老匪,其余贼匪也暂时停止骚乱,惊疑不定的等待常欣下文。

    咚咚场面稍定,不待常欣再次发话,两个圆滚滚的东西突然从聚义堂的窗户飞出,落在欣字队贼匪的脚下。

    大当家四当家有贼匪定眼细看,不由惊呼起来。而队伍中的常欣听到呼声,心中却是松了口气,有了这两颗人头,事情便好办多了。

    陆氏兄弟意欲加害于我,被我设计反杀如今淮渔帮以我为首,欣字队以外的兄弟各返住处,无令不得外出,常某担保各位绝无性命之忧当然,若是有人不给面子,也休怪常某辣手无情常欣再次呼喝,擂得一干贼匪外焦里嫩,谁能想到窝里反的竟是平素最为仗义的三当家即便是他直属的欣字队贼匪,除了几名事先知情的人,一时间也都呆若木鸡。

    啊一声惨叫突兀的从常欣身后传出。众人看去,一名常欣的心腹头目缓缓倒地,他的胸口插着一根弩矢,而他手中的短刃距离常欣后心已经不足三寸,显是刺杀未遂。

    这名头目可谓常欣的核心嫡系,曾经多次与常欣并肩战斗,不想在如此境地下仍对常欣果断暗算。稍微有些脑子的,此刻都明白此人必是陆丰安排的卧底死士,这却也坐实了陆氏兄弟意欲加害常欣的说辞。

    再看射杀卧底之人,赫然是那位一身喜服的新娘。只是,令人浑身起皮的是,那位看似袅娜的新娘,不知何时取下了红盖头,竟然成了一位清秀少年。这自是纪某人的恶趣味,考虑到拜堂乃是人生大事,陈月娘又是有孕在身,经不起血腥惊吓,他便令人化妆顶替。于是,身材矮瘦的丐千手不幸扮演了这一猥琐角色,并救了常欣一次。

    当然,也正因新娘是个假货,突袭的发动时间才在常欣、丐千手两位主角的强烈要求下,从原本的喜宴之后改为拜堂之前,以免同性拜堂这种违背人伦的糗事发生。

    此刻的常欣一身白毛汗,惊怒交加更是后怕,他不由想起两天前商定夺寨计划的时候,纪泽断然拒绝了组织欣字队提前参与行动,仅从常欣的随行心腹中亲自审选了几人配合行动。当时纪泽直言无法信任常欣的部属,更不会将性命交在他们手中,这一度令常欣恼怒,但此时此刻,他对纪泽的不忿瞬间转化为满满的敬服。

    陆氏奸细只是一段小插曲,非但未能增加麻烦,反而坐实了陆氏兄弟的不义。几名早有准备的常欣心腹借此气氛,率先高声表态拥立常当家拥立常当家

    拥立常当家拥立常当家随即,整个欣字队贼匪也被带动着纷纷高呼。这不光因为他们平素便敬服常欣的为人,同样因为他们是常欣的直属。在陆氏兄弟身死的情况下,哪有不追随自家老大发达的道理

    淮渔帮的主战喽啰原分六队,分别以头领的名字为号,大当家陆丰统领两队,其余当家各领一队。如今,欣字队悉数追随常欣,并在他的指挥下奔向聚义堂前驻守;隶属陆氏兄弟的四百喽啰近半分驻水陆寨门,尚不及作出反应。其余本在广场吃喝的四五百喽啰,终于明白了事由,他们吵闹怒骂着,乱哄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过半广场喽啰不声不响的远离了是非之地,按照常欣的要求返回住处;少部分奔向水寨陆寨的寨门,伺机而动;也有上百名悍不畏死的陆氏死忠,继续冲向聚义堂正门,以图救出另外两位当家平叛报仇。然而,广场上的贼匪们一动,便愕然发现,自己似乎状态大跌,寻常走路还不觉得,但若奔跑拼杀就觉气力不济了。

    酒水有问题有聪明的贼匪霎时明白原因,不由喝骂起来。可一切为时已晚,他们多少都已经喝了一些酒水,而那些酒水被华医门出身的纪铭做过手脚,只要入肚,不需多少,就能令人短期乏力、腿脚发软而不自知。

    有着药酒相助,滴酒未沾的欣字队毫不费力的扫除沿途障碍,驻守于聚义堂前,并轻松挡下了广场喽啰们软绵绵的冲击。不过鉴于不久前还是自家兄弟,欣字队并未大开杀戒,多以打倒制服为主。这令得堂前的战斗,看来不像血腥政变,倒像小孩过家家。

    常三当家有令,各回居所,聚众者杀,抵抗者死这时,老鸭寨的陆寨寨门处也传来了呼喝打斗之声,但不久便告消弭。

    这自是埋伏寨外的血旗众军在陶飙率领下发起攻击,而本被安排在广场角落的挑夫、轿夫,也取出藏在车、轿中的刀枪弓盾,杀向了陆寨寨门。沿途的喽啰,甚至寨门的值守贼匪,同样没少受药酒拖累,面对血旗一方的内外夹攻,他们几乎未作像样阻挡,便纷纷束手就擒。

    针对淮渔帮的谋算当然不止于此,陆寨寨门生乱之时,一支两百多人的水军也突然出现在水寨之外,彻底封锁了淮渔帮贼匪的最后一条逃路,来的正是刘文率领的铁叉会人马。事情到了这一步,陆氏兄弟被诛、二五当家被擒、敌方里应外合,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赢,全身乏力的一众贼匪只得悉数认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