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战争幻想 > 云且住 > 第132章 番外:红棉

云且住:第132章 番外:红棉

小说:云且住作者:陈灯

    她起了来,走出门,门口却忽然闪出来两个侍卫向她躬身,她楞了楞,定睛一看却是青阳和朱明,青阳低声道:王妃,京城有变,楚王谋反,王府被围了,王爷命我们来保护王妃离去。

    她呆了呆,朱明却将手里拿着的一件乌黑的氅衣递给了她道:请王妃穿好,王府很快就会有兵士进来搜查了,好在他们不知道王妃住在这里,大概还不会来得这样快。

    她将那大氅抖开,月色下有着丝光,内里绣着玄龙,是他的氅衣,她知道这时候不是闹别扭的时候,默默地披上了,随着朱明他们一路悄悄地走,她以为他们会直接杀出王府,没想到他们却引着她一路走到了书房那儿,然后在书房里打开了个密道,带着她一路走了进去,绕了许久,到了个楼房内,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商铺的后宅,他们引着她上去一个房间内安顿好,躬身便要出去,她忽然道:你们王爷呢?

    朱明楞了楞道:王爷在领兵勤王,王妃您放心,王爷有命,我们二人会一直护卫着您,您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待到平乱后就能回王府了。

    红棉垂下睫毛,紧了紧那氅衣,过了一会儿掏出了两只瓶子递给他们道:这是桃花瘴,是迷药,你们拿着防身吧。

    青阳道:王妃留着防身吧?

    红棉低声道:我还有。一边递给了他们,转身往房内走了进去。

    从楼上的窗子看出去,远远能看到宫城那边的方向有着火光,外头一直在喧闹,街道上除了兵士们在奔跑,老百姓们都死死关着门等着骚乱平息。

    她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天,这小楼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外头的骚乱一直到不了这里,朱明后来又送了个她的陪嫁丫鬟月香进来服侍她,每天茶饭不曾短少,也有热水供应,她却仍有些悬心,她明明是恨他的,然而如今,她却仍是盼望着他不要有事。

    三天过去,京城平定了,楚王被擒,关键时刻,清微教出手救了太子,而晋王领兵勤王平叛,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楚王后来自杀于天牢之内,皇上封之为戾王,到底没有问罪于他的子嗣,只是废为了庶人。

    朝中开始了大清洗,李镛这日照例回到了书房,却看到门口青阳踌躇着低声道:王妃在里面。他们拿不准该不该阻拦,索性只能在门口等着王爷回来处置。

    李镛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挥退了众人,自己走入了书房。

    红棉身上仍严严实实地披着那天夜里青阳送来的宽大的大氅,长发依然是一根发带系着,她抬眼看了李镛,他忙碌多日,想是无暇修面,脸上已冒出了胡子茬,双眼隐有血丝,却更显得他男子气概十足,英气逼人,他和她的父兄、那些名门公子们都不同他是做大事的人

    李镛进来看着她没说话,似乎在等她先说来意,她心头五味杂陈,酸涩难当,却清楚的知道自己一颗心,已经尽在这个胸中韬略万千,并不耽于情爱的人身上了她忽然低声道:为什么?

    她说得这般含糊,他却仿佛听懂了一样,没有追问,他坐了下来,沉思了一会儿道:战场上,总是向后看的人,是不会赢的,女人如同藤蔓,只会生出连绵不绝的牵扯,心里长了草,少了那一往无前的勇气,便再也打不了胜仗了。

    红棉身上抖了抖,低声道:不是因为我不可爱么?

    李镛笑了笑道:不是,你很好,好得很出乎我意料。

    红棉抬起眼,双目潋滟,媚生双靥:我不会拖累你的。我说过么?我的名字叫红棉,那是一种树,叫英雄树,直而高大,花坠落有声,我不是藤蔓。

    李镛皱了皱眉道:我不会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所爱,我属于战场,你要知道,我随时会死,我并不想任何人为了我而伤心,如今就这样挺好,你我并没有什么牵绊,万一哪天我死了,你就改嫁吧。

    红棉双目明媚道:你若死了,我就回南诏,嫁给别人,生儿育女,但是,这不妨碍现在我喜欢你。

    李镛楞了楞,那大胆的女人却已站了起来,她轻轻解开大氅,那丝绒料子滑落了下来,里头什么也没有穿。

    她深深呼吸着,却挺起了晶莹的胸膛,母亲说过,你这样美,没人能拒绝你的身体。

    李镛一动不动地坐着,她却听到他的呼吸粗重了起来,她抿着嘴上前,去解他的扣子,李镛忽然握住她的手,却一言不发,红棉低声道:你若死了,我一定会再嫁,我会忘了你的,但是你活着的时候,一定要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那只有力的手松了些,红棉一言不发地替他宽了衣裳,李镛终于上前将她紧紧搂住,将她抱入了里间的榻上。他的手仿佛炭炉一般,热呼呼地贴在她脊背上,腰身上,那薄香滑腻的肌肤终于让他开始攻城略地起来,他仍是不擅长温柔体贴,但是那激烈而有力的动作,啃咬,却让红棉深深地感觉到了亢奋,她贝齿紧紧啮咬着朱唇,越怕出声,喉咙越是不听使唤,终有低低的一丝呻吟溢了出来,那攻城的将军得到了鼓舞,眸光微暗,更是大力伐挞起来,一番抵死缠绵后,红棉额鬓微湿,泪水却涌了出来,李镛终于服从本能,稍解温柔,知道吻着她的面颊,拥紧了她,那漆黑如瀑的长发披散在榻上,他忍不住握着那头发,滑不留手,第一天看到这般长的头发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如今,终于不必忍了。

    天亮后,李镛依然又回了军营,依然和从前一样,数日才回来一次。

    然而红棉却仿佛一株枯萎的花重新得到了水分和阳光,重新丰盈了起来,整个人都重新奕奕生光起来。

    重阳那天进宫家宴,都是皇室成员,她虽然依然低眉顺眼,却仍然下场跳了一支折柳舞娱亲,因为她知道这是难得的他们两人能相处的机会,她跳得分外用心,跳完的时候,连皇帝都赞叹了两句。

    她以为他们能这样好下去,哪一日他回来,她便觉得这一日是节日,是庆典。

    然而皇帝却生病了,这场病似乎来得蹊跷,一天夜里,李镛低声道:这段时间你称病,不要进宫了,无论谁宣你都不要去。

    红棉不懂,李镛眉间全是疲惫,他低声道:我只是喜欢打仗而已,权谋什么的,我不感兴趣我对那个皇位更没有兴趣,但是,父皇似乎有意要传位于我然后他就病了大哥监国,我都见不到父皇。

    红棉自幼生长在皇家,对这些并不陌生,她吃了一惊,李镛垂了头,最后他们前所未有的激烈,沉沦在情天欲海中,他显然心中很是郁闷,只能以此来发泄心中的闷气。

    皇帝很快就驾崩了,太子顺其自然地登基。

    新老交替之时,朝堂不免有些动荡,然后北边战事就爆发了。

    李镛掌兵多年,威望极高,这次领兵出征的任务,在群臣呼声中依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出征前,他抱着她很是不安,再次和她确认:我若死了,不要为我报仇,回南诏去,重新嫁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